五分排列三下载-up游戏人生-三农新闻
点击关闭

香港電話-那些香港电讯电话卡

雪球数据疑被泄露

非非工作忙,但也能抽空寫信,不過學工科的男孩,信總也寫不長,我讀來讀去不過癮。木心曾說,從前的車、馬、郵件都慢。確實是。慢時光雖然美好,但對熱戀中的戀人來講,一封信要一周時間才能抵達對方手中,那真是慢得令人焦灼。每天下班回家,我頭一件事就是去開信箱,收不到信的日子胡思亂想輾轉反側。

非非在香港工作很拚命,很辛苦。他每個月留一點固定的生活費,其餘的錢統統存進銀行。他說,等外派工作結束,要多帶點錢回來,給我一個像樣的婚禮,一個像樣的家。

兩年後,非非回來了,他為了我,放棄了留港機會。重逢之日,他給了我一份禮物,一疊用過的電話卡。我這才知道,一張電話卡價值港幣一百元。五十六張卡,可想而知,非非當時從生活費裏摳出了多少錢。

一張張電話磁卡,整齊地插在冊中,我數了一下,總共五十六張。現在的九○後、○○後估計沒有看過這東西。上世紀九十年代,網絡還不發達,手機也沒普及,那時,身處異地的我們就靠電話卡來長途溝通。

Hello,我們都還好,只是我和非非一起變老了。不過,這本海藍色的電話卡簿永遠不會老,它一直鎖着我們的青春時光,那般青翠,那般美好。

那些香港電訊電話卡,有個好聽的名字,叫做:密密傾。我很喜歡這個名字,又親密又甜蜜。密密傾電話卡有各種各樣的圖案,香港風景、漫畫系列、香港建築物、才藝表演……最多的一個系列,上面只印了一句話:Hello,你好嗎?密密傾。

周末整理書櫥,翻出一件古董—一本海藍色的電話磁卡冊。

一九九五年,非非,我當時的男友現在的老公被派往香港工作。

自從發現了電話卡之後,非非開始學着自己做菜,把節省下來的生活費全拿去買了電話卡。他當時沒有告訴我,一張卡賣多少錢,一張卡又能通話多久?我對數字從來沒有概念,只知道,每隔幾天,在晚上八點左右,非非就會給我打來長途電話。

圖:「密密傾」電話卡流行於上世紀九十年代/資料圖片

一開始,我們倆靠寫信來聊解相思。記得當年的自己,情思充沛,洋洋灑灑,一寫就是十多頁紙,還在信封上畫上小插圖,貼上漂亮的郵票,鄭重其事投入綠色的郵筒。

有一天,晚上八點多,意外接到非非的電話。他說,我今天看到街上有賣電話卡,我寫不好信,以後,我常給你打電話。

今日关键词:陈晓前质问苹果日报